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37岁单亲妈妈,做过微商当过催乳师,用6年从身无分文到买下老宅

2023-04-20 14:19:40 1155

摘要:在大多数人眼里,我应该算很失败的人吧,07年大学毕业,在考编最简单的年代,没考公没当老师。出去晃荡了那么多年,仍然一无所有,用我妈的话来说,我们村里上过大学的就我一个没有工作,在他们看来,正式编制以外的都叫没工作。说实话,刚开始听到这些话还...

在大多数人眼里,我应该算很失败的人吧,07年大学毕业,在考编最简单的年代,没考公没当老师。出去晃荡了那么多年,仍然一无所有,用我妈的话来说,我们村里上过大学的就我一个没有工作,在他们看来,正式编制以外的都叫没工作。说实话,刚开始听到这些话还是挺难受的,现在么,已经无所谓了,至少我的女儿身心健康,而且我们也不必在寄人篱下了。

摸到一手差牌,还被我打得稀烂

我从小就有些木讷,脸上通常都是面无表情,所以不太讨人喜欢,包括我的父母,有时候我想这或许就是自己过得如此坎坷的原因。

小时候的我和妈妈

其实我小时候应该算是聪明的孩子,毕竟从来不做作业,还能保持班级第一直到初中毕业,听上去还挺厉害对吧。可惜,没人告诉我只靠聪明是走不远的,高中我就只能上了当时的二流学校,它跟第一差了老远老远的距离。

但我自己、我妈、我的老师都认为这次失利,完全是因为发挥失常,不必太放在心上,只要高中按部就班地学,自然能上个不错的大学。

可惜,没有踏实的基础,高中一开始我就学得很艰难,成绩一年比一年下降,最终只能上了个离家近的专科。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我一定会给当时的自己几个大耳刮子。

我毕业的时候大学生确实满天都是,但如果回到老家,努努力考个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问题不是非常大,再差一点找找关系先去做几年合同工,再想办法转正也是可以的。而且我学的是师范类,教师资格证都是直接发不用自己考,我们这里算边疆,还有一个岗位叫特岗教师,机会真是很多。

但是,那个时候的我年轻啊,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无限可能性,再加上当时的男朋友在省城上班,所以义无反顾地选择出去闯。刚开始没经验、没人教,人又土又不会说话,只能找到工资低、工作量大,还天天加班的活,他也一样。

所以前几年我是没有想过要结婚的,毕竟我们那么穷,但后来同学朋友同事一个个都嫁人了,父母也一再逼迫。我就跟他说我不要婚礼,其他的也什么都不要,我们先领个证。他不同意,说不愿意我跟着他吃苦,从20多岁到30岁,我记不清跟他说了多少次想结婚,他都不愿。

直到2015年7月,我像当年奔向他一样,坚决地离开,嫁给了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。我不知道别人闪婚后的日子过得怎么样,我自己从结婚、生娃到离婚只用了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。2016年9月,身无分文的我带着四个月的女儿回到娘家,迎接我的没有心疼和安抚,而是指责和谩骂。我后来常常回想,如果当初自己能学会忍耐,可能女儿就不用跟着我吃那么多苦了。

但当初的我太执拗了,在家呆了大概半个月,实在不想再看到那一张张冷漠的脸,再次选择出去。离开前我妈给了我500块钱,跟我说等发了工资就还给她,她们也困难。我爹是老木匠,一年能赚七八万,在小县城的乡下,我实在不知道这个困难是怎么算的。

开始了长达六年的宝妈历险记

我只能跟大学室友借了5000块,租了一个城中村的房子花了500块,锅碗瓢盆是朋友不用了的,除了油盐米纸和她的尿片,不敢多用一分钱。带了一个哇哇哭的孩子,真没有办法找工作啊,做保姆都没有人要。我只能去发传单,做打扫卫生的钟点工,还不能天天去,怕背在背上的女儿受不了,磕磕碰碰地过了半年。那段日子太苦了,我都不太愿意去回忆。

后来攒了一点点钱,我听身边的人说催乳师很好做,就花了2000多去考了个证,学习的那半个月是我过得最开心的时候,虽然起得更早睡得更晚,但想到以后的日子,我心里充满了希望。可能,我就是不够幸运吧,学出来才发现,催乳师单价是不低,但竞争太大了,我们培训的机构发出来的单,根本抢不到。到医院去发名片,被赶出来,到公园、菜市场发被扔垃圾桶是常有的事,后来免费给朋友的朋友做了几个,在她们的宣传下,慢慢的一个月能接到几个单。

日子松快点儿,我就想赚得再多点,于是加入了当时在宝妈中十分流行的行业-微商。并且一有时间就满城地去加人,如果那个时候你遇到过白天拿着小花环、小扇子、小动物,晚上拿着闪闪发光的气球,满脸笑容的跟你说:“你好,扫一扫我的微信,可以送一个小礼物”的人,可能有一个就是我。

背着包带着女儿到处去加人

你问我做这个赚到钱没?很肯定的告诉你没有,开始赚到一点都用来进了更多的货,循环往复,最后算了算,亏进去好几万。但我没后悔,那段经历让我的脸皮变得奇厚,人也更自信,当然拍照也更好看,还遇到了一群积极又可爱的人。

带着女儿到广州参加微商年会

2019年下半年,我打算创业,筹备4个月后开了一个小儿推拿和产后恢复的工作室,后来的情况你应该也猜到了,疫情来了,我的事业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

工作室一角

坚持到2020年4月,女儿的一场发烧吓到我了,只能再次回到老家,跟着我的还有一身债务。在外面的那几年我是不跟父母联系的,回来前我爹跟我说话的口气特别软,我以为这次他们能对我会多了一点理解和宽容,你看,我就是这种记吃不记打的人。

大概第二个月开始,他们就往外放话,说我想再婚了,于是一串串迫切想要找媳妇的男人涌来,有比我小七八岁没结过婚的,长得奇丑无比的,带了三个孩子的等等,细说起来,就是一万字的奇葩相亲记了。

这次是我想忍他们没给机会,在被我怒吼后,他们手一摊,跟我说嫁了人还住在哥哥家看起来太不像话了,让我两个月内决定嫁给谁,我收拾收拾就打算走。他们可能还没狠到位,害怕我再次杳无音信,于是各退一步,孩子他们给带,我到城里去租个房子。这两年跟女儿一个星期见一次面,她每次跟我说“妈妈,我想天天跟你在一起”的时候,我哭都哭不出来。可再难我也不敢带她走了,不愿意让她再颠沛流离。

老家的工资是真的低,我们这儿又是有名的旅游城市,消费还高,我的钱付了房租,还了一部分,剩下的只够女儿的开销。好在今年开始,我有了副业,上个月我拿着攒到的五万块,跟我爹说:“让我二哥把老家转给我吧,他们要了也没用。”

我爹惊讶地看着我,最后很轻松就谈下来了。这是我筹谋已久的事,怎么会不成功呢。37岁的我终于有家了,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家,我的人生也才刚刚开始对吧!#头号解忧馆##情感点评大赏#

刚练完瑜伽的我

——本内容来源于作者“波波”的亲身经历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